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乌衣巷,六朝高档住宅区里的风雅往事
待该州伙 发表于:2021-11-16 05:50:12 复制链接 看图 发表新帖
阅读数:126















一往情深

yì wǎng qíng shēn


东晋时,有一个叫桓伊的名士,字子野,曾任淮南太守、西中郎将、豫州刺史等。公元383年,前秦世祖宣昭天子苻坚南下,桓伊与谢玄等大破秦军于淝水,创造了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。他不但善军事、政务,而且爱好音乐,尤其善于吹笛子,人称“江左第一”。

有一次,王徽之乘船停泊在秦淮河滨,正巧桓伊从岸上颠末,有人认得他,并告诉王徽之:“这就是桓伊”。王徽之便派人对他说:“听闻您很会吹笛子,可否给王徽之吹奏一曲?”当时桓伊已经做了大官,两人虽未曾谋面,但桓伊久闻王徽之台甫,便立刻给王徽之吹奏了三支曲子。吹完就离开,两人始终没说一句话。

当时住在乌衣巷的丞相谢安是桓伊的好朋侪,也很喜好音乐他见桓伊对音乐云云倾慕,便感叹:“桓子野对音乐的这份感情应该是发自心田深处的,只要一听到好听的音乐就激动不已。子野可谓一往有蜜意。”


乌衣巷,位于秦淮区夫子庙南

是一条寂静狭窄的巷子

汗青久长

曾是六朝时士家大族的象征

而现在的乌衣巷

怎么也看不出它汗青久长

沉没在繁华的贸易街中

成为小小的一隅代表性景点



名士辈出


夫子庙,南京一条标志性贸易街,等同于南锣鼓巷、城隍庙、磁器口、王府井、宽窄巷子、大唐不夜城……


在贸易化街区越来越相似的趋势下,夫子庙依然是南京不可撼动的地标。



秦淮河水孕育出来的十里秦淮风光,从中依然可以找到旖旎的影像。


最清晰的影像之一,莫过于走出过浩繁名士各人的乌衣巷。



在六朝时期,乌衣巷可谓是当时都城的高档住宅区,而王谢古居则是响当当的高档别墅。


这里曾居住的王、谢两个显赫的宰相家属,创造了许多成语:东山再起的谢安,天壤王郎的谢道韫,东床快婿王羲之,才高八斗的谢灵运。也曾留下数不尽的风传播说。



王导,辅佐创建了有百年汗青的东晋王朝;谢安,指挥淝水之战,以少胜多,打败符秦百万雄师。作为一代名相,王、谢足以令后人追怀。



不但云云,两各人族还人才辈出,哪一个拿出来讲讲,都是一部传记。他们居住的这条古巷,尚有“王家书法谢家诗”的风采。


“书圣”王羲之,一代书法各人,作品《兰亭序帖》向来被以为是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其儿子王献之与王导之孙王洵,书法造诣也至高无上。



“未若柳絮因风起”,出自谢家才女谢道韫之笔,这句形容雪的诗至今还是范例;谢安之孙谢灵运,山川诗流派的鼻祖,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传播千年,不知倾倒过多少文人书生。



谢朓,又称小谢,南朝齐的墨客,山川诗的发展者,极负盛名。“江南美人地,金陵帝王州”,一首《入朝曲》,对古金陵的热爱溢于言表。唐朝诗仙李白对他极为推许:“蓬莱文章建安骨,中心小谢又清发。俱怀逸兴壮思飞,可上九天揽明月。”



除了王谢后人,与乌衣巷多多少少有些关联的名士更是不可胜数。墨客颜延年、沈约、鲍照,著《昭明文选》的萧统太子,著《文心雕龙》的刘勰,画家张僧繇,数学家祖冲之,医学家陶景弘,高僧法显……



他们在各自的范畴都可称之为开天辟地的巨匠,那是一个巨大的期间,在期间的风云际会中,乌衣巷岑寂眼见了这齐备,也因了他们,乌衣巷被同时写进了汗青中。



文学追思


走过繁华热闹的夫子庙,穿过文德桥,前面就是乌衣巷。修葺一新的乌衣巷,青瓦白墙,竹叶森森,青砖铺路,门口的“王谢古居”牌匾,已没有了昔日的气势。



一条平凡的小巷子,隔开了巷外的浮华,悄悄的,带些怀旧感情,穿越回一千七百年前,想象当时乌衣巷的华盖云集,冠盖云集,穿着黑衣的王谢子弟们出收支入,是多么的风光光彩,“言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,名士雅士继续不停。



然而随着一个期间的坍塌,乌衣巷也随着六朝神话的盛极而衰渐渐落寞。


断垣残瓦,满目疮痍,秦淮河上也已不复昔日的风采,然而正是这一片颓败的古迹,却未曾被忘记。



李白、崔颢、刘禹锡、杜牧、李商隐、韦庄……唐朝标志性墨客,均到金陵一游。王安石、周邦彦、朱敦儒、萨都剌……宋元词人,也来金陵拜访。


而刘禹锡的《乌衣巷》: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斜阳斜。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已经成为了它的广告语。



“燕子不知何世,向寻常巷陌人家相对,如说兴亡斜阳里”“王谢堂前双燕子,乌衣巷口曾相识”……秦淮河、乌衣巷、都已成为金陵怀古的对象,而六朝的金粉和风流,给秦淮河和乌衣巷涂抹上了最壮丽的色彩。



古去今来


修缮后的王谢古居,已经成为了怀念馆,内部分为来燕堂、听筝堂和鉴晋楼,匾额上的大字均以隶体誊写,大有魏晋遗风。古筝、流觞曲水、竹林七贤镌刻、谢氏宗谱……展示着魏晋人物的风采。



从怀念馆走出来,看贸易街上来往的人流,仿佛又从古代穿越返来,回看乌衣巷,青砖小瓦,回廊挂落,总是感觉太新了,少了一丝汗青沉淀的沧桑感。



“欢迎来韩复兴,百年老店老张兴鸭子来一只啊?”思绪被拽回,一旁的老张兴鸭子店,店员热情招待着游客,作为秦淮八绝之一,简直可以作为南京招牌特产。


买正宗的老张兴,南京夫子庙小吃街上的这一家绝对不会错,认准门口的晚清时期的业务执照,那就来对了。



许多人说,假期旅游不要来夫子庙,来夫子庙也绝对不要吃夫子庙的小吃。那是由于正宗的美食,都被鱼龙稠浊的小店埋伏了,在长处的驱策下,小吃的魅力也消散了泰半。



包装好的金陵特产,千篇划一的旅游怀念品,门口不停有师傅在劳作的金银金饰店,走马观花下来,到处似曾相识,可明显是第一次来过。



可你还可以来晚晴楼里坐坐,来媚香楼里喝品茗,来金陵春里过过瘾,走走古秦淮的巷道,颠末来燕桥、朱雀桥上拍张照,坐船划过秦淮河水,想象当时的红楼倚翠,楼船画舫。



乌衣巷口斜阳西下,秦淮河水波光粼粼,堂前燕子不见,看秦淮人家清闲度日,享受每一天。



琵琶街已大变了边幅,从接地气的风格里走出,摇身酿成了潮流街区。玻璃门窗里,咖啡、鸡尾酒、JK衣服、西餐馆……宣扬着个性,吸引着年轻人。



有美食有酒有朋侪,把不开心都关起来,风流往事已不再,而现在这齐备,依然优美。



图片泉源:龙虎网数字资产管理中央

内容编辑:龙虎网官微工作室 朱丽敏

●走,去高淳吃螃蟹,上大学!

●有奖征集 | 一城金秋醉,“镜”享菊花韵

●小龙小虎看盛会 | “范例之城”怎么建?党代表们如许说

●小龙小虎看盛会 | 一图读懂党代会纪委工作陈诉

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微信:mxsseo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
#龙虎网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