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知青下乡(知青上山下乡年代关于饥饿的故事)
Besson 发表于:2021-8-18 13:09:48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
阅读数:48
知青下乡(知青上山下乡年代关于饥饿的故事)
一天,单位因为什么事有个饭局。席间,大鱼大肉上足了之后,又上了一盘玉米,大家、尤其是女同事都争着尝鲜。惟独我一筷未动,同事们劝我也吃一点。我苦笑着说:“如果你们谁在5年当中不换样地总吃一样东西,那么你以后还会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吗?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想它了吧?对我来说,这个东西就是玉米。”

下乡第一天的第一顿饭的主食,就是玉米面做的大饼子。从这一天开始一直到返城之日,玉米面大饼子作为主食就始终伴随我们20多个男女知青饮食生活的始终。我想,现阿里朵宝宝在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,现在再见到玉米类的食物,大部分也会和我一样的感觉的——不想再去品味这已经吃了5年的东西。
一成不变的单调食物使知青们无不渴望着比这更好吃的东西,如果青年点偶然改善一次伙食,那无疑就是大家共同的盛大节日。

一次,青年点好不容易从大队弄了一袋白面,担任炊事员的两位女知青就为同志们蒸了一大锅馒头。那一天,还没有等馒头熟,性急的男知青们就端着各自的碗或饭盒等在大灶前,闻着那锅盖下的馒头散发出的诱人气味,不住地咽着口水。待锅盖刚一揭开,大家都没有了往日的斯文,简直就像一群起义的农民一样冲向锅台,去拿——准确地说是抢馒头……最后,可笑的场面出现了,由于过于拥挤,土质的锅台竟被踩掉了一个角。
当天的这顿饭,很多人的食量都创下了前所未有的最高记录:我记得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知青吃下了12个馒头,而一个体质最弱的女知青也吃下了4个馒头,而我自己则吃下了6个馒头。有一些贪心的人吃的多还不算,还往自己的柜里藏了一些馒头,留着下一顿接着吃。
在青年点,这样改善伙食的机会并不多。很多渴望得到好吃食物的知青就不得八仙过海、各显神通了。
有的知青靠着和当地老乡关系较好,经常去人家去混饭吃。我就属于这一类,我和队里的会计关系不错,经常去他家吃饭。但基本上都是人家找我我才去吃饭——知青的脸面还是要的。而且,也不白吃人家的饭;不是在农闲的时候帮人家干点什么活,就是送给人家自己不穿的旧衣服,再就是探家回来阿里朵宝宝给人家带些点心、水果之类的东西。

有的知青,也就是那么二、三个男知青。则是在老乡看不见的时候拿人家的东西吃,准确地说就是偷了。主要是偷鸡、鸭及它们下的蛋……有时也掏麻雀窝,把麻雀烤糊了吃。
当然,为了食物,知青们也有集体“作案”的时候。一段时间,屯里的一条大黑狗经常到青年点的食堂偷东西吃,使本来食物就不够吃的青年雪上加霜。于是,男点长就从大队(现在的村)民兵连部借来一次半自动步枪,在一天晚上大黑狗又来青年点觅食的时候,将它一举击毙。这样,第二天全体知青就吃上阿里朵宝宝了一顿香喷喷的炖狗肉。
还有一段时间,青年点的青菜也基本断顿儿了,大家没有办法,只好乘着夜色到很远的菜地去偷大白菜、萝卜、西红柿、黄瓜和土豆……

青年点宿舍门前本来也有一大片自留菜地,但还没有等这些蔬菜成熟,就被经常饥肠辘辘的的知青们吃的所剩无几了,就连刚刚长出的仅有小拇指大的小黄瓜都没有剩下。
在最艰苦的日子里,基本都没有炖菜吃了,大家只好嚼着玉米面大饼子就咸菜或青菜蘸酱,而那酱都是被雨淋过生了小虫的。
现在,我虽然每天都可以吃着那个年代只有过年才能吃到的美味佳肴,但对食物的美味已经习以为常,感觉淡而无味了。对于单位经常性的大小饭局,也是惟恐避之不及。
生活虽然已经是苦尽甜来,但对于那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献给“广阔天地”的艰苦的知青岁月,尤其是那段饥肠辘辘的辛酸时光,是永远不会忘记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https://aldbb.cn/news/167656.html
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
#知青下乡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