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张爱玲倾城之恋(张爱玲倾城之恋女主人公)
白刃玄衣及 发表于:2021-5-14 14:06:56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
阅读数:43
张爱玲倾城之恋(张爱玲倾城之恋女主人公)
《倾城之恋》是张爱玲最脍炙人口的短篇小说之一。
女主人公白流苏,是一个离过一次婚的落魄小姐;
男主人公范柳原,是拥有万贯家产的黄金单身汉。
看上去,他们仿佛应该上演一出灰姑娘和王子的纯爱戏码。
可这二人的相遇,相恋和结合,却与童话故事截然相反。
在这世上,不牵扯利益的婚姻是否存在?
对于张爱玲来说,答案是否定的。


恋爱与谈恋爱,是两码事
白流苏,是上海一个旧式大家庭出身的闺秀。


她因前夫的虐待折磨选择了离婚,回到娘家生活。自己的积蓄被娘家人挥霍一空后,又遭到了娘家兄嫂弟妹的挖苦排挤。
家中四奶奶曾冷笑着当着白流苏的面道:“她一嫁到了婆家,丈夫就变成了败家子。回到娘家来,眼见得娘家就要败光了——天生的扫帚星!”
此刻的她,身份处境尴尬至极。她仿佛深陷在泥淖之中,虽然拼了命想要挣脱,却总是被泥浆紧紧吸附住,反而越陷越深。
于是白流苏懂得了,这个世界的女人,只有靠着男人才能生存。而她能利用的武器,只有自己的美貌。
她要赶紧在自己的美色衰老消逝之前,给自己挣一个出路。
范柳原的出现,为白流苏的生活投进了一线曙光。他年轻有钱,身份高贵,也懂得浪漫。最重要的是,他对白流苏有兴趣。
范柳原将白流苏从千里之外的上海,引到了繁华的香港。
一对痴男怨女,开始了浪漫的暧昧。
他们整日出双入对,一起去舞厅,去沙滩,去游玩。
白流苏想要凭借自己的美貌赢得范柳原这张长期饭票,做他的正式妻子;范柳原想要一个理解他懂他的女人,却不想被一纸婚约束缚。
二人各有目的,开始了彼此试探、互相算计的爱情拉锯战。
白流苏深知自己的外表对范柳原很有吸引力,约会时的一颦一笑都在她计划之中,试图让他给出承诺;
范柳原也明白比起自己,范太太的名头对白流苏更有吸引力,便试图败坏她的名声,使她甘愿只做一个情妇。
以至于范柳原后来感慨道:“那时候我们太忙着谈恋爱了,哪有功夫恋爱?”
是啊,恋爱本该是两人因着彼此的样貌秉性互相吸引,简单纯粹,想起对方来便带着笑,不求获取什么,只求相依相守。


可白流苏和范柳原的关系,只能算是“谈”恋爱,二人都带着十足的目的和功利,一心想的都是如何从对方身上攫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就算一开始萌生出了一些情意,也早在这磨人的拉锯战中消耗殆尽。
他们都太想赢了,却忘记了,爱情里本没有输赢。
这样的爱情更像一个赌场:男女二人各自将筹码握在手中,心里默阿里朵宝宝算着如何虚张声势,从对方那里赌赢更多——金钱,美貌,名声,责任……
得到了,便说是爱;得不到,又可以马上不爱。这只不过是披着爱情的外袍的交易罢了。
为了恋爱的恋爱,根本算不上恋爱。


只索取不付出的爱,叫自恋
在那个保守的时代,女人总是要先向男人认输的——因为她们只是男人的附属品。
白流苏也不例外。
她因迟迟不能得到范柳原的承诺,便赌气回到上海家中。本来还憋着的一股傲气,在亲戚们不堪入耳的流言蜚语中,也被耗光了。
每日与范柳原出双入对的阿里朵宝宝景象,落在世人眼中,她的名声已经不能挽回。若她不答应做范柳原的情妇,就要永远留在那个令她窒息的家族,或嫁给那个带着五个孩子的鳏夫。
白流苏用尽了她的算计,却什么都没能得到,早已别无选择。


因此,当范柳原居高临下的一封电报发来,白流苏也只得屈服于这惨淡的现实,灰溜溜地回到了香港,无能为力地做了他的情妇。
范柳原爱白流苏吗?
我认为不爱。
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,怎么会任凭她失去所有的安全感,被世人指指点点,被流言害得遍体鳞伤?
他曾对白流苏真切地说:“我爱你,我想要你懂我。”
他也曾挖苦她道:“我不至于那么糊涂,我犯不着花了钱娶一个对我毫无感情的人来管束我。那太不公平了。对于你那也不公平。噢,也许你不在乎。根本你以为婚姻就是长期的卖淫……”
他试图从一个连生存都难以保障的女人身上,得到柏拉图式的高尚爱情;却又不肯给她安全感,拒绝承担起这爱情附带的责任,何其自私,何其庸俗。
他看上去赢了——用尽了手段,使白流苏做了他的情妇。可在这段感情里,他是失败者。
有人说,又付出又索取的爱是交易,只付出不索取的爱是犯贱,而只索取不付出的爱,叫自恋。
因为真心相爱的恋人之间,很少计较你付出了几成,我得到了几分。
因为光是爱着对方,就足以让他们沐浴在幸福之中。为对方付出,他们乐意为之,心甘情愿。
若一个人算计着对方已经被自己吃定,早晚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,他便不会再费心付出——他有恃无恐,知道不管自己会不会付出,对方都会给予回报。
可这样的爱早已变了质,因为他爱的不是对方,而是那个被捧得高高的,肆无忌惮的自己。


婚姻是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
香港陷落了。
范柳原乘坐的去往英国的船刚刚起航,便不得不狼狈地躲着炮火回到港口。
他跑回去找到受到惊吓的白流苏,二人一起相守,听着外面纷乱的战火。
“这一刹那,她只有他,他也只有她。”


讽刺的是,当那些身外之物都被战火炮轰得一干二净之后,原本总在算计的两个人却停下了脚步,对彼此生出了一些纯粹的感情。
以往的种种算计、利用、争吵、不甘,在这座城充满烟火味道的废墟之上,都得到了谅解。
“仅仅是那一刹那的谅解,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。”
这是白流苏和范柳原仅有的灵魂相通的一刻;无论是在那之前或之后,他们的灵魂,都没有如这一刻般地高度契合。
凭着那一刻如昙花一现般的心灵相通,两个自私庸俗的人携手步入了婚礼的殿堂。
白流苏扬眉吐气了。她成了范太太,家族里的每一个人见了都要客气几分。她觉得,香港用一座城的陷落,成全了她。
可这不是一出落魄女主人公逆袭嫁给高富帅的偶像剧,也不会有童话故事里“两人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”的虚幻结局。


结了婚之后的范柳原,没有被战火所改变,他依旧是一个浪荡男人,只是他的浪漫情话,从此都留给了除了白流苏之外的女人。
白流苏认为“那是值得庆幸的好现象,表示他完全把她当作自家人看待”。
可这么想的同时,白流苏生出了一些怅惘。这怅惘,可能因为她也向往纯粹的爱情。
但她明白:白流苏终究不会成为范柳原所渴望的那个精神伴侣,范柳原也不会放弃自己风流公子的秉性,一心一意守着白流苏。
小说的最后,张爱玲写道:“胡琴咿咿哑哑拉着,在万盏灯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——不问也罢!”
为什么不问也罢,其中意思不言而喻——建立在废墟之上的婚姻,注定无法幸福。
有人说,女人对于婚姻的想象,往往只到婚礼的圣坛便停止了。
可是真正的生活,往往从婚礼那阿里朵宝宝一天才刚刚拉开帷幕。
靠着算计和交易得来的婚姻究竟会不会幸福,只有时间才会给我们答案。但个中滋味,只有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了。
从来没有哪一部小说的大团圆结局,能让人感到如此悲凉。
可这种悲凉,也是无可奈何的现实。
因为白流苏与范柳原,只不过是那个时代最普通不过的一对痴男怨女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看到了自己不完美的影子。
一开始,我们对于婚姻,都幻想着它应该是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般的纯粹。
然而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算计着谁赢与谁输,得到与失去,渐渐地失去了初心。
悲观的人认为,爱情的终点是婚姻,而婚后生活是杀死爱情的凶手。
我却觉得,婚姻是爱情自然而然的产物,可我们内心的算计,让它掺了杂质,失去了原本的纯粹。
我们在生活中,目睹了太多婚姻被双方的算计逼迫出的闹剧:
有的人为了巨额彩礼结婚,另一些人,却为了彩礼不够而不结婚;
有的人,结婚前就签好了条款分明的婚后协议,未卜先知地预测了以后走向离婚的命运;
有的人,结婚前满怀爱意,结婚后却像是认为套牢了对方,态度变得敷衍冷淡;
还有的人,结婚似乎只是为了完成父母给予的一项任务……


这些人都没弄明白:婚姻本该是爱情的高潮,而非终点;是人生的开始,而非结局;是两个人向世界证明爱情的仪式,而非洋洋自得的赢家宣告。
在以爱为名的婚姻中,越算计,越失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https://aldbb.cn/news/118524.html
条评论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高级